<track id="gvOtOMG"></track>
  • <track id="gvOtOMG"></track>

        <track id="gvOtOMG"></track>

        1. 欢迎来到亚洲欧洲日韩综合一区在线_亚洲欧洲日韩在线电影_亚洲青色

          微信
          手机版
          网站地图

          你每次使用右手定则,都在运转另一个宇宙(下)

          2021-04-19 05:57:27 栏目 : 高清成人影院 围观 : 341次

          上文:你每次应用右手定则,都在运转另一个宇宙(上)

          前方的航路又重新空旷了起来,偶尔还会有几颗零碎的浮雷向我们冲来,但构不成任何要挟了,如同音乐高潮过后的余响。

          “我们胜利了!”我忍不住欢呼了起来,我确信最坏的已经过去了,虽然还看不到,但前面不远处就应当是途径的止境了,再也没有什么能拦住我们的去路了。

          “星蓝?”

          没有答复,星蓝一反常态地缄默了,我回到船舱里找她,她还在那里,但是一块浮雷的碎片击穿了船舱,切断了她的心环。

          “没什么关系……真是的……一生最美妙的一天还是给毁了……”星蓝艰巨地对我笑着说。

          我站在星蓝的身边,却没有任何措施能抢救这一切,这里没有适合的急救装备。我能感受到阵阵风的扰动,我知道当一个回路被切断时,泉会在两端来回流动并不断衰减,这个进程会在周围发生微弱的风变更。这种风的扰动就像时钟一样准确,但这一次,它是性命流逝的倒计时。

          时光不多了。

          我的心坎充斥了焦虑。剩下的路程也显得无比漫长。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这条感到几乎无尽的通道走到了终点,眼前豁然豁达。在这个时刻,我才完整领会到世界止境这个词应有的感到。

          无比雄伟的巨壁呈现在我们面前,它是一个完善的几何平面,没有任何曲率,我们往向任何方向看去,都只看到无穷的深远。巨壁的边界,如果真的有的话,也必定遥不可及。我们来时的通道也如远光船长的记录一样,内壁分化出无数立柱与巨壁衔接。世界之泉就这样流进巨壁,我再次试着向最远处看去,我们现在的观测技巧比那个时期要强不少,虽然不能直接看到,但仍然可以断定巨壁并不是真的无穷大,但显然我们不可能去摸索它的边界了。

          巨壁无比的雄伟和简练让我们失去了速度的参照,也让我们在震动中忘却了自己仍然以高速向巨壁冲去。

          “看那边,快往那里去,我们就要错过了!”星蓝指着一个方向说。

          我把眼光投向了星蓝说的方向,那里有一个斑点,是简练的巨壁上一块无比醒目标异物,它在渐渐地扩展。我马上清楚了,那就是之前探险船撞击点。

          做最后选择的时刻到了,如果我们现在返回,可能还来得及,但如果我们把最后的资源用于击穿巨壁,我们将只能选择前进,巨壁后面是什么,我们的命运会如何,谁也不知道。

          我用眼光讯问星蓝,星蓝已经说话已经很艰巨了,她只是向我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把船头校准到了撞击坑的方向,然后发射无后坐力炮,一枚接一枚的炮弹击中巨壁的内层,撞击坑越来越深。但是先前回避浮雷时耗费了太多的储备,现在我们的炮弹所剩无几。而巨壁还是没有击穿。

          如果关于巨壁厚度推算的记录是准确的,那再差一点就能击穿了,但万一记录是错的呢?要是我们所有的尽力,基本就只是在巨壁表面戳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瑕疵呢?

          但我没有时光猜忌,也没有时光胆怯了,唯一的选择就是孤注一掷。

          我把所有的炮弹装在了船尾舰炮上,将它们全体向后发射出去。

          宏大的反冲力让船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速度,巨壁上的撞击点以爆炸似的速度在扩展,向我们猛扑过来。

          我把自己和星蓝固定在了船的底舱,等候即将到来的撞击。

          一瞬间,狂暴的冲击波传遍了我们全身,船舱中细碎的小东西向前猛地飞了出去,船身激烈地发抖着,似乎下一秒就要散架。

          终于,一切恢复了安静。

          我解开了固定装置,回到了甲板上。眼前是一片空旷,巨壁在我们的身后。撞击坑也在我们的身后。

          和刚才的气象看起来完整一样。

          “我们是被弹回来了吗?”星蓝问。

          “不,我们已经穿过了巨壁。”我指了指身后的撞击坑,那已经是一条买通的隧洞。很显然,我们已经达到了巨壁的另一边。

          所以巨壁的两面是完整对称的。

          也就是说巨壁分为了三层,奇怪的绝流岩层被夹在了中间。巨壁的两端结构完整一样,包含那无数的立柱,在远处的前方,收成一条细细的通道。

          前面那条通道通向哪里呢?是另一个世界螺旋吗?我不信任,最合理的答案应当是最简略的答案,我想那条通道的止境,就是世界螺旋的南极。

          但是,眼前的现实还是要推翻我们对物理学最基本的认识,全部世界并非是一个联通的回路,但却可以让泉在如此久长的时光中单向流动,就像是泉流进了巨壁,却不再出来。

          星蓝想要说什么,她指了指自己破碎的心,我又重新注意到从星蓝断裂的心环那传来的有着固定间隔的脉动。

          有着固定间隔……

          这个进程不是无穷快的,那么如果这个间隔能够进一步拉长呢?如果放大到世界的标准呢?我不知道巨壁为什么要造成这个样子,绝流岩存在的意义是什么,但我们完整可以让思维跳跃一下,我想这就是一种特定的结构,能将泉保留起来的结构!而且,还让泉与风的转化封闭,不会向外衰减,这显然也是可能的。

          没错!这才是世界今后的命运,不断削弱的世界之泉既没有消散,也没有耗散。世界螺旋本身的风在削弱,而相应的成果是世界巨壁存储的泉在增添,但巨壁必定是有限的,所以也不可能容纳无穷量的泉,终会有一天,当巨壁蓄满之后,世界之泉会倒流,重新在世界螺旋中发生反向的世界之风,此消彼长,永无尽头。至于那预言之中的世界末日,我信任那正是巨壁蓄满的时刻。现在,我们可以断言在那之后世界之泉还会回归,风也会重新充斥宇宙,所有的性命还将持续。

          所以,宇宙的模型不应当是一成不变的,也不是趋向零的,而是在振荡的周期变更中永不收敛,我们的性命须要宇宙的变更而存续,而宇宙又不可能朝一个方向永远变更下去,一个永生的宇宙,只能是振荡的!宇宙在振荡中永远坚持着活气,而我们也能渡过风停的时刻,持续历史新的一页。

          “星蓝,我们的世界不会毁灭!我们能活下去了!”

          “真不错,我也不是很想逝世哪……”星蓝自嘲地答复。

          “星蓝……”

          情形已经很严重了,我从心底清楚,无论再怎么尽力,星蓝都绝对不可能保持到我们达到南极。

          但人总是爱好用不切实际的欲望说服自己。

          “把我留在这里吧。”星蓝把学者徽印交到我手里。“除掉我的质量,你才干达到南极,这个是应当给你的报酬,拿着这个去真知殿,他们就会让你发言,把一切都告知他们,不用我说服你,你都清楚的,你必需赶到。再说,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欠你的不是吗。”

          “不,基本就不是这么回事,”我一把推开了星蓝给我的东西,“我不是远光,你也不是静海,这是我们自己的故事,我们应当发明另一种结局……”

          “确切不一样啊。”星蓝说的话已经开端越来越慢,“我们还没扯平,你看,我可没有不辞而别啊。”

          来自星蓝心环的脉动渐渐虚弱了下去,里面的性命之泉完整干枯了,我有一种激动,想要把星蓝带回去,把破碎的心环接好,让性命之泉再注入星蓝体内,然后星蓝就会慢慢醒来,懒洋洋地问我自己睡了多久。

          但这只是一个美妙的空想而已。

          性命不能逆转,即使全部世界都能获得新生。

          “……星蓝,谢谢你。”

          我目送星蓝在世界巨壁巨大的背景中渐渐消散不见,然后,我奔向了眼前的黑暗。

          黑暗再次吞噬了我,我摈弃了所有能摈弃的一切,然而最后的储备还是要耗尽了,我的船完整失去了一切动力,不断在通道的内壁上撞来撞去,我的思维开端含混,最后只留下一个简略的激动,那不是求生的激动,我感到累极了,我想就这样冻结在这里。乐观点想,也许不久之后的探险船就能很容易往返于极地之外,那就让他们来取走我的记忆吧,我亲眼见证了世界的止境,我知晓了宇宙未来的命运,在我孤单而空虚的生涯最后,却拥有一段短暂而出色的相伴时间,在分开时,我是一个付出爱也得到了爱的人,这一路的喜悦和悲伤会在后人的心灵中再次回响,当他们为我默哀时,也会知道,我渡过了世上最为幸福的一生。

          “对不起了,各位。”我终于放开了船的驾驶位。

          就在这时,数不清的深潜鲸幼体从我身后狭小而深远的虚空中显现,在世界之风遥远而微弱的牵引下它们还是汇聚成了一股势不可挡的涌流,而我的船也在它们构成的汹涌的浪涛重新获得了前进的速度。我并不是宿命论的崇敬者,但也许吧,就连逝世神也不忍心让我在这旅程的结局到来时废弃。

          我的船就这样从南极圈之外回到了世界螺旋,坠毁在南极的荒野上,我失去了意识,直到在南极邻近旅行的商队发明了我,把我救回。

          后面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故事,尽管打消世上的短视,愚蠢和隔阂还是花了相当长的时光。你可以说我们的世界很有耐烦,因为它并不在意我们对它的想法,也可以说世界没有耐烦,因为它变更的脚步也不会等候我们。理智最终还是压倒了敌意,和平很快恢复了,因为在世界之泉倒流之后,风的强度又会渐渐重返顶峰,那时风的变更率接近零的冬季也注定会来临,在冬季中我们无法从世界之风中获得能量,我们的后代不能独自撑过冬季,那须要我们全部种族共同的尽力。

          究竟现在我们知道了,冬季只是一个季节,还是会等来万物复苏的时候。

          这大概是最后一次讲这段历史了。

          也许这是作为一个无忆者的补偿,老者也没想到过自己能活过好几个世代的时光,一直到冬季的到来。离冬至还有近一个世代,老者知道自己不可能看到下一个夏天,但时不时能找到他的访客还是会给他独处的生涯带来不少久违的赌气,老者目送着沿途驻足的一个个听众分开,学者,游吟歌者,信使……而这个故事也将会以各种各样的情势传递下去。等最后一位听众分开后,老者缓慢地回去收拾自己当年远征的图表和标本。他无言地凝视着自己的老探险船,他就要分开这里了,在所剩不多的余生里或许永远不会再见。它见证了自己最值得回想的日子,他无法用一个形容词来概括这一切带给他的回想。或许美妙的人生也是如同宇宙一样,是在振荡中体现活气的吧。在这个年事,他已经很少思考未来,不过他也有时会想想,后人将会以怎样的情感来装潢这一段记忆呢?人群凑集时嘈杂的风此时已经平息,只留下世界之风似乎仍然永恒的背景。

          但他片刻的安静还是被打断了,一个清楚的波动传了过来,在空无一人的大厅无比显明。

          “你真的信任宇宙的命运是那样吗?”最早来的小女孩似乎不愿接收故事的结局。

          “为什么不?”老者忍不住细心端详着头一次遇到的猜忌者。

          “在你的故事中,你还是没有说明为什么普通的蓄流环折断时泉会衰减,同时我们能在周围觉得扰动,但是和这个宇宙本身类似的结构就不会发生这个现象*。”

          *电磁波

          真是聪慧的孩子。

          “我只能说,积聚对现实世界的认识和数学恰恰相反,我们可以从最基础的原理延展出全部数学系统,但却只能从现实中察看现象的规律然后逐渐回归基础的原理。我可以确定的告知你我们的宇宙模型不会导致任何衰减,因为之后我们无数的试验证明了这一点。但是,泉与风的实质是什么?描写它们互相转化的具体理论是什么?那是我还无法答复的问题,至于衰减时我们能感到到的扰动,我猜那应当不是简略的泉,或者风导致的,也许是新的东西,该给它起新的名字了。”

          小女孩满意地笑道,“你也终于把原因归为未知的新事物了。”

          这句话让老者怔住了,他这时才发觉这些话语的波动是他再熟习不过的韵律,他细心感受着由思想本身发生的极为微弱的风变更。那是只有非常懂得对方才干够分辨出的模式。他再也没有猜忌了,可还是谨严地问道:

          “你……继承了星蓝的记忆?”

          “是的,所以我才知道你必定会在这里。”小女孩说,“不过,你可不要说好久不见啊。”

          老者的脸上显现了一抹微笑,但是无数庞杂的感情从他的眼光中流出,仿佛那段逝去已久的时间在这一霎时汹涌而过。

          “当然了,我很愉快认识你。”老者最后点点头说。

          小女孩筹备分开了,老者却陷入了寻思,那段历史感到已经恍若隔世,星蓝的性命即将达到止境的时候,自己告知了她一个美妙的答案,他说服了星蓝关于宇宙的永生。星蓝也满意而安静地分开,但他却为此暗藏了真正的答案。在那之后他一直无法得到自己想要的安定,因为哪怕他伪装自己最后的觉悟没有产生,他在本相面前自动妥协,也是对星蓝的不敬。现在是一个机遇,从某种意义上说,他终于能了结这个遗憾。

          “我还没有答复你的问题。”

          “嗯?”小女孩停在了门口。

          老者迟疑了很久,最后一字一顿地说。

          “不,我不信任这个答案,我不信任宇宙的永生。”

          老者带小女孩来到了真知殿的深处,在那里,他和星蓝远征北极的探险船,他的地图和手稿已经成为了这里的展品,成为这个世界文明史上最可贵的纪念。老者在还属于他个人管理的用品中拿出了几个他保留完好的风轮花的标本。

          “就在巨壁的机密揭开的时刻,我很快就猜到了风轮花的生长为何存在固定的梯度。因为风轮花的种子只在宇宙的每次振荡开端,风的强度最大且变更率为零的冬至才会萌发,而后来我知道了它们的生长速度和风的变更率成正比。风轮花已经有很多代了,可见宇宙已经存在了很久,后来我又去过北极很多次,用了不少的时光,准确测量或者平均统计,细心比拟每一代的风轮花,无论如何我都得到了一个无法谢绝的结论,风轮花的生长速度在每次的振荡中都越来越慢。”

          “风轮花繁衍的周期从没有过任何变更,换句话说是宇宙振荡的振幅在下降。消除了其他的可能,那就必定存在完整独立于风与泉以外的变量使世界的活气在非常迟缓地流失……我想,恐怕静海最终是对的。”

          小女孩没有说话,他细心品味着这些话的意思,然后讯问地看向老者。

          “没错,宇宙的构造本身确切是一个幻想的振荡体系,周而复始直到无限,但却有一个因素不是振荡循环的,我以为它将终结宇宙的永生。”

          “我们。”

          “是的,我们性命的存在,我们的记忆,思想,我们发明和毁灭的一切,这些都是不能自发逆转的事物,性命的每时每刻都是不能被完善反复的进程。我们既然存在,积聚记忆,转变世界,留下赋予时光以意义的轨迹,这一切注定了宇宙不再是完善的振荡循环。静海的猜测可能是准确的,真的有种我们还没有感知过的物理量,让那些支撑我们思考,活动,记忆的能量完整因为它而耗散,再也不能应用,也许它最终会让宇宙结束振荡,也许,这个规律不仅制约我们,也是所有可能宇宙的规律,无论是单调还是振荡,万事万物最终的结局,都将收敛到最终的平衡。”

          “你把这个机密留给了自己,伪装你没有发明,这是为什么?”

          “因为性命造成的耗散微不足道,留给我们的时光还足够漫长,离宇宙真正的逝世寂还有数不清的振荡周期,让我们的文明正常地持续下去吧,总有筹备好面对这个事实的那一刻。我仍然常常在想宇宙创生之初的泉从何而来,说不定泉并不是只能靠风的变更来发生,也许我们能找到其他的方式发生泉来保持性命,能做好筹备分开这个宇宙,如果创世神话是真的,外面就是《造物律》中那个没有边界的宇宙,我们没准就能找到发明这个世界的缓行者,我也不知道外面是什么样子,他们在哪里,我们在彼此眼中是什么样子,我们要怎样寻找他们。但是我们还有很多的时光,告知你吧,在那么长的时光里,什么都有可能。”

          老者还有个自己的料想没有说出来,也许那些缓行者对时光的感知与自己完整不同,说不定宇宙的每次振荡对他们来说不过相当于最小的计时单位,说不定这个宇宙本身也不过是他们手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工具,世间数代人的变迁,只是他们眼中无比短暂的一瞬。

          不过他还是一次一次地想象,当自己的种族最终与那些立柱一样的造物主意面时,他们会不会很惊讶地看到我们。

          未来总有一天,有人会知道答案。

          “可是,当你知道这个最终的本相时,你会觉得悲痛吗?”

          “既然生涯是时光流逝本身才干赐予的奇迹,我们能在时光中感知现在,回想过去,想象未来就是最可贵的禀赋,宇宙足够大,必定比我们知道的还要大得多,你看,它留了那么多的空白等候我们弥补,居心领会这些,悲痛是不会有容身之地的。”

          “往后也不会吗?”

          “我信任是的,因为到此时此刻,我还是这样想的。”

          注释:

          宇宙:LC振荡电路(只由一个电容器和线圈组成的电路)

          风:磁场

          泉:电流

          世界螺旋:线圈

          巨壁:电容器

          绝流岩:绝缘体

          第三元素:热

          FIN.

          责编 东方木:

          宇宙的实质是什么?我们有多少种方法来说明宇宙?说明一切的现象?有没有另一种世界?别的世界里住着怎样的性命?我们是不是我们?何为自己?一连串的哲学问题被提出了、讨论了,却永远没有定论。王腾这篇小说,借老者之口娓娓道来,一个新世界的画面渐渐清楚起来,一个对世界新的说明慢慢被接收,给人神奇的浏览体验。

          责编:东方木;校订:东方木

          作者:王腾,未来局签约作者,统计学硕士在读,目前作品有《夏日往事》,《距离的形状》等。

          展开剩余内容

          分享到:

          猜你喜欢

          • 看这么多电影有什么用?

            没用。不仅如此,看这么多书也没什么用,听这么多歌也没用,去这么多处所也没用。它们都不能让我们赚更多的钱,找到更好的工作,变得更美丽身体更好,过更好的生涯。只是当挚友对我说《星际...

            2021-05-15
          • 为什么之前提到程序员的印象都是格子衬衫,现在是女装?

            之前途序员的衬衫,裤衩和拖鞋什么的,不是说程序员爱好这些,而在于他们不care穿什么,选起来也麻烦,随意穿就行了,反正也没人看。后来大家开端意识到,既然没人看,那我穿什么都可以...

            2021-05-15
          • 动漫里哪些角色死得很惨?

            提名东京惨种。依据个人感受总结的排名如下:1. 凡人的终结——不知吟士在变态上级和修政的驱使下与赫子怪物野吕作战,不知用这一战证明了自己作为QS班长能对SS+进行有效输出的实力...

            2021-05-15
          • 有哪些不经意拍出的惊艳照片?

            21岁的盛夏我扎了一个哪吒头在屋子里吃西瓜爸爸从地里忙完回到家脱掉上衣露出被烈日印上的真皮短袖看到我像个智障一样扎着哪吒头啃着西瓜疼爱而无奈地过来戳我的脸这一幕被我正在自拍的妹...

            2021-05-15
          热门标签